首页 / 国内 / 正文

从班长升到中共中央副主席 他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

在不多的从少将再授上将的共和国将军中,李德生是一个。他是真正在战争中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战将,14岁参加红军,由班长而排长,由排长而连长,直至师长、军长、司令员,一级一级打上来,成为优秀指挥员。他的秘诀是什么?

他的儿子李南征说:“父亲由士兵成长为将军的秘诀,就是不断学习。”

 

 

读书是李德生的成功秘诀!是他一生最大的爱好,并且也是他唯一的嗜好。

他这个嗜好起始于一次战斗中负伤。

1933年,在“反六路围攻”中,李德生冲锋在前,结果身负重伤,住进了红军医院。在医院里,不少伤员生病后心情比较低落,不爱学习。他没有沮丧,反把住院当成学习的机会,找来红军读本进行读书,出身贫苦的他由此仿佛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思想水平、文化水平都有显著提高。从此他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

李德生一生不会打麻将、不会下象棋、不会打扑克,更不会跳舞。只有看书学习,才是他最喜欢的。他当了高级干部后,外出出差开会,其他东西都可以不带,但必须要带书,没有书不行。

书让李德生成长,变得有智慧,也因为爱读书,他在战争中成长为一员善战的赢将。

1967年,有人曾问李德生,参加过百团大战没有?李德生回答:我在整个抗战中,一直是在主要方向上作战。抗战时,他在八路军129师,该师的主要仗,他仗仗都参与,先后参加了奇袭阳明堡、伏击响堂铺、争夺狮垴山等战斗,并且多次打出奇仗。

在著名的响堂铺伏击战中,李德生本是通讯连连长,临时抽去与特务连阻击日军。在战斗中,特务连连长身负重伤,团长命令他改任特务连长。他带领战士们硬是把日军堵在伏击圈内、死活打出不去,从而保证了主力全歼日军。此战如果没有他堵住口子,日军很可能突围出去,全歼成为半歼。

李德生征战一生,最得意之战就是1942年5月他当营长时掩护八路军总部突围。当时他带着一个营本来负责警戒团部,后来八路军总部来了,临时改为保卫总部。此战中,敌人——日军是一个师团——第36师团,而李德生说是一个营,实际上就只有两个连。双方对阵,打了一天恶仗,晚上总部突围出去了,李德生和战士们却让日军围住了。最后,他竟然带着两个连巧妙突破日军的包围圈,顺利跑了出去。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本以为李德生他们全都牺牲了,见着李德生大为惊讶,说:“你是打仗的好料子。”

李德生最传奇的一仗是著名的马坊战斗。当时,他是团长,带领82名战士冒着大雪去拔鬼子据点。在战斗中,他们和日军打起了肉搏战。日军小队长铃木和李德生拼起了战刀,结果,被李德生砍伤后活捉。此战被延安《解放日报》称为“典型的歼灭战”。团长亲自挥舞大刀,与日军面对面决斗,在红军时期较多,但在八路军时期不多。几十年之后,记者采访李德生时还啧啧感叹:“这是何等英雄的行为!”

但李德生却实实在在说:“我和鬼子面对面甩大刀片子,也只有这一次。”

 

 

李德生打仗,非常过得硬。他的老上级王近山这样评价他:“打仗很硬,不怕苦,任务交给他,他就像老牛顶架,缩不回来。”王近山本身是员虎将,很少表扬人,对李德生如此评价,李德生得确实要有一套硬功夫。在朝鲜战争中,李德生率部接替上甘岭防务后,王近山对政委杜义德说:“李德生上去了,我就可以睡大觉了。”

而李德生上去后,硬是顶住了美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把上甘岭变成了“铁岭”,让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打不下攻不破,弃之可惜,拿着烫手。

李德生身经百战,到了晚年仍然铁骨铮铮。一次《中华英才》记者来采访他,80多岁的老人依然蔑视地说:“美帝国主义没什么可怕的,都是纸老虎,当年我在上甘岭不是把他们打败了吗?”

读书让李德生变得很注重个人品德的修养。他会打仗,能打恶仗、打仗,但从来不张扬,闭口不提自己。

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后半段就是时任12军副军长李德生指挥的。上甘岭前后打了43天恶战,李德生指挥1打了近30天,成功地顶住并粉碎了美军的进攻。在他指挥下,志愿军不仅把丢掉的阵地重新夺了回来,还扩大了新的阵地。

上甘岭战役刚结束,一次,12军的崔参谋一边听广播一边发牢骚:“上甘岭也是我们打的,最后全是15军的功劳,提都没提我们军一个字。”

李德生听后,当场批评他:“你这个想法不对头,什么你们、我们,都是我们志愿军打的嘛!”

战后几十年中,国内一说上甘岭,就是宣传15军,很少提过12军,就是提起,也是说12军配属15军打。李德生一直不做声。放《上甘岭》电影时,他的孩子看了电影后议论纷纷。李德生没提一句关于上甘岭战役的事。结果,子女们成人后都不知道父亲指挥过了上甘岭战役。

 

 

李德生从朝鲜回国后,先12军工作,后在沈阳军区当了12年司令员,经历过5任政委,这些政委各有特点,有的资格老,有的脾气大,有的学问高,有的资历浅,但没有一个政委和他相处不好。都与李德生处得很愉快,心情舒畅。

读书让李德生会打仗,会处理人际关系,还会“齐家”。

李德生夫妇定的家规,是“不准搞特殊化”,他身居高位,对子女要求甚严。他的儿子李和平初中毕业后就参了军。在部队,他有“三晚”:一是入党晚。当了3年半兵才入党,算上一年预备期,4年半才转正;二是提干晚。当了4年半兵才提干,别人最快的一年半就提干了;三是上学晚。招收工农兵大学生时,李和平报了名。名单送到军部后,被李德生得知硬是划掉了。随后,军司令部欲调他去当参谋,也被李德生划掉了,并交待“在基层好好锻炼”。结果,李和平在连队干了8年,在团以下基层干了20年,才推荐到国防大学上了3年大专。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却率部上前线,捍卫祖国安全走在了前列。

李德生一生传奇。但是,他去世后,身居高位的他,留下来的遗物几乎没值钱的东西,除了军装,便衣也没几件,没有钱,连一个银行户头都没有,但是有一大堆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