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男童被咬13天后离世 狗钻进工厂厂主却否认是主人

原标题:男童被狗咬13天后离世家长欲索赔

孩子的一处咬伤的伤口在眼睛上

当地卫计局出具男童死于狂犬病的证明

9月5日,浙江湖州6岁男童唐锦源(化名)被家门口一只黄狗咬伤。9月18日凌晨,在距接种第四针狂犬疫苗还有2天时,唐锦源离世。据湖州市南浔区卫生和计生局诊断报告,男童是因为狂犬病发作去世的。男童父亲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仍在和“狗主人”协商赔偿事宜。

男童被狗咬13天后去世

9月5日晚8点左右,唐孟带着两个女儿和儿子唐锦源(化名)在家门口的路上玩耍,儿子被一只突然冲出的黄狗咬伤,眼部和腿部均有伤口。儿子被咬伤不到两个小时,唐孟就带着儿子到医院治疗,并注射了狂犬免疫球蛋白和狂犬疫苗。

9月17日,距离第四次接种狂犬疫苗还有两天时,唐锦源出现发热的症状。9月18日下午,唐锦源因“呕吐、发烧1天”入院治疗。19日零时30分,出现呕吐粉红色泡沫样痰,心率下降,呼吸暂停,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最终不幸离世。

9月20日,湖州市南浔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发布的关于唐锦源临床会诊结果报告显示,经市级多名专家进行疾病会诊,根据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及发病经过,诊断为狂犬病。

湖州南浔区卫计局朱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狂犬疫苗需接种多针,前后过程约一个月,但狂犬病毒潜伏期有长有短,如果潜伏期只有几天,患者在疫苗产生效果之前发病,就会束手无策。

仍在与“狗主人”协商赔偿事宜

唐孟告诉北青报记者,儿子被狗咬伤后,随即逃进旁边一个工厂车间内。事发当晚唐孟就报了警,咬伤儿子的黄狗也被警方打死。随后,警方在工厂内找到了喂狗的盆子和狗的痕迹。但工厂袁姓负责人始终不承认狗是他的。他表示,在警方拿出养狗证据后,袁姓负责人承认曾喂过咬伤唐锦源的黄狗,但是不承认自己是狗主人,坚称那只是一只流浪狗。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认为,在本案中,如果可以找到咬人狗的原饲主或管理人,那么该小孩家属可向其追责;如果找不到原饲养人或管理人,视现喂养人与流浪狗之间关系而定:如现喂养人已与该流浪狗建立起一种较为稳定的管理关系,则构成该流浪狗的现管理人,需承担管理义务,向被狗咬伤受害人承担侵权责任;如果喂养人只偶尔喂养过该流浪狗,未与之形成稳定的管理关系,则不承担侵权责任,应由当地负有安保义务的其他主体承担侵权责任。

专家:疫苗只能降低发病率

针对此事,北青报记者咨询了一位疫苗方面的专家。据其介绍,即便打了狂犬疫苗,也不能保证百分百不发病,只能说可以尽量降低它的发病率,它与咬人的狗本身所携带的病毒量、被咬的部位以及人体本身的免疫能力都有关系。这位专家告诉记者,一般狂犬病毒主要是感染神经,如果被咬部位接近神经或者伤及神经,那么病毒进入人体内的速度远远快于其它部位,也会加快发病速度。在这个事件中,男孩被咬的眼睛周围神经遍布,且皮下组织少,血液流通速度非常快,也会加速感染速度。

专家提醒,被狗咬后,在处理上主要有两点要注意:第一,伤口处理一定要快,要及时,要彻底;第二,免疫球蛋白的剂量要大,但是临床上没有明确的规定具体要多少剂量,目前还在研究探讨阶段。

对话

死者父亲:狗咬完孩子就钻到工厂里去了

北青报:当时狗怎么咬的孩子?

唐孟:9月5日晚8点多,我带着三个孩子在家门口玩。当时天比较黑,我在后面拿着手机给他们照亮,一只黄色土狗突然跑出来咬了我儿子,我踹了狗一脚,那个狗从工厂的铁门下钻进去了。

北青报:你之前认识这个“狗主人”吗?

唐孟:认识,但不熟。他的工厂和我们家也就一百米,我们平常经常会路过他工厂外面的路。

北青报:之前见过他养狗吗?有拴绳子吗?

唐孟:见过,他的狗就养在工厂的院子里,这个院子和外面的路是接着的。工厂有个铁门,经常留着一道缝,狗就从这里面进出,没见拴过绳子。

北青报:他在孩子被咬后怎么说?

唐孟:孩子被咬第二天和他见了一次,他当时意思是说先给孩子看病,也没提到赔偿。

北青报:把孩子送医院以后怎么处理的?

唐孟:孩子被咬完不到两小时,就送到医院了。当时医生给孩子伤口做了清理,注射了球蛋白和狂犬疫苗。

北青报:孩子什么时候发病的?当时是什么症状?

唐孟:9月17日出现了发热的情况,东西也吃不下。18日上午,我们就去医院挂盐水检查,当时没想过会是狂犬病。18日下午,孩子就出现了容易受惊吓的情况,抱着还好一点,不抱就会特别惊恐。到了晚上,他跟医生说他眼睛旁边老有两个影子,嘴巴总是吐一些白色的沫子,而且越来越多。后来医生建议让孩子弯腰,试着把痰拍出来,但是拍了一下,孩子嘴巴和鼻子都是白色的沫子和血,不久孩子就不行了。

北青报:孩子去世之后他怎么说?

唐孟:刚开始一直不出面,不见我们。后来在警方协调下在公安局待了一个小时,但也不表态。他刚开始还不肯承认是他的狗,后来警方把证据拿出来之后,他就说那是他喂养的流浪狗。

北青报:你这边现在的诉求是?

唐孟:我们就想要一个说法,至于赔偿我们肯定要按国家的程序走,我们也没有定具体的数字。但我们也不想一直跟他拖下去,现在一家人心情都不好,也没精力干其他事。孩子还在殡仪馆。

北青报:会起诉他吗?

唐孟:目前我还没有请律师,还在咨询。如果和对方不能协商解决,我就会走司法程序起诉。

文/本报记者李涛实习生张月朦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