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央行密集召开民企座谈会背后:三大融资障碍待解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央行召开了两次高规格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为的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第一次座谈会上东方园林董事长喊话易纲“批我个银行我一定拯救企业于血泊之中”的话题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但是给中小企业家一个银行,就真的能解决融资之困吗?融资难到底难在哪儿?

9月20日天津达沃斯论坛期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法国凯辉会计学教席教授丁远在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道出了目前中小企业融资面临的三大障碍,并指出企业直接和间接融资两个通道都急需疏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法国凯辉会计学教席教授丁远

中小民营企业从国有银行贷款难

丁远指出,从企业间接融资通道来看,中小民营企业从国有银行贷款较难。根据代理理论,代理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会执行委托人的意志,但代理人在执行过程中是存在有偏差的。已国有银行为例,国有银行的最终委托人是国资委,发放贷款时需要更多的去考虑风险问题。“银行的人也是人,站在面前的有两批客户,一批是国企,一批是民企,考虑到违约风险道德风险等等风险因素,相较于民企,跟国企去做生意就容易得多。”

在丁远看来,公司治理股权结构的模式、公司的激励机制、考核机制导致了国有银行更愿意与国企做生意。“国企生意比较好做,做了万一有违规我没有太大责任。但如果我跟民企做生意,第一风险较大,而且人家都说属于腐败高发区,这是很可怕的,所以很多人就不愿意碰。”

中国银行体系结构单一银行更愿意做大客户

在采访中,丁远表示由于中国目前银行体系结构较为单一,银行业务结构也较为的单一。目前中国整个银行体系基本已国有为主。此外很多银行存在重批发轻零售的问题,而恰恰零售业务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中小企业和个人。

“为什么中小民营企业的贷款利率这么高,贷给国企却很低?其实这里面有一个理性的问题存在。”丁远表示,对于银行而言,在做金融交易,如向企业发放贷款时一定会考虑成本问题。“当银行面对的是几千家排着队贷款的中小企业,我不知道这个人是真是假,他的资产有没有被抵押过,比如近一段出现的刚才重复质押现象,其实银行是很怕的。这时需要银行去做尽职调查,去沟通和跟踪。”与国企相比,给中小企业贷款银行所面临的交易成本要高得多,相应的银行会提高贷款利率,所以中小企业普遍抱怨贷款利率高。

目前民企从银行贷款难这一问题已得到了央行的关注。近日央行召开的企业座谈会上,央行行长易纲两次表态,金融部门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政策、发债政策等金融政策上都一视同仁,在19号刚刚召开的座谈会上,易纲更是强调“各大银行要发挥表率作用,准确把握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征,提高风险定价能力,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构建服务民营企业的商业可持续模式,为民营企业提供更优质的金融服务。”。

资本市场的监管过度企业直接融资难

目前中国的金融体系主要以银行信贷为主导,直接融资占比一直偏小,然而近两年来直接融资规模仍在不断收窄。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IPO融资规模合计923亿元,较去年上半年下降26%;增发融资规模也在大幅减少,实体企业增发规模合计3397亿元,较去年下半年下降45.4%。

“直接融资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本市场监管过度,我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在呼吁。”丁远认为监管需要保证企业的披露披露的真实性和及时性、保证企业不存在内幕交易,其他方面的监管可以放松。

丁远认为目前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最好黄金期。“现在很多人在说,资本市场不行了证监会是不是应该把IPO收一收?我的想法永远是反的,因为现在所有的企业估值都很低,在这种情况下改革,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没有水位差。其实现在很多公司都不想上市,因为按照现在的市场估值,上市根本套不到钱”。据丁远透露,前一阵子一级市场涌入了大量资金,现在甚至出现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倒挂的现象。

IPO应该是企业直接融资的权力而不是特权

丁远表示,IPO应该严格执行退市制度,不要把上市作为一个企业的特权,而应作为一个企业直接融资的权力。丁远认为应全放开IPO,这样投资者将有更多的选择,会去做基本面的分析。“美国人口比我们少,他们有上万家上市公司,中国的上市公司也应该达到这个规模”。

谈到新三板融资,丁远表示,发展新三板的初衷是好的,为的就是解决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问题。但是太多的人去炒转板概念,导致很多新三板公司估值过高。“直接融资不应该是让大股东去占小股东的便宜。估值高是在保护谁?是保护那些大股东和上市公司,肯定不是在保护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