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湖南警察换下人质后的惊魂5小时:全身被淋油

原标题:放开他,我来做你的人质!警察换下人质后的惊魂5小时

放开他,我来做你的人质!8月30日,湖南娄底一男子挥刀挟持人质。民警黄其焕卸下装备,独自一人上楼置换人质。歹徒用刀抵在民警的脖子上,将植物油淋在他身上,用打火机点燃未果后,又丧心病狂地打开了厨房的煤气罐……

与持刀歹徒彻夜周旋了5个小时后,他瘫坐在驶往医院的救护车内。

8月30日清晨,浑身上下被油浸湿的民警黄其焕,“扛”着额头、颈部、大腿上的二十余处刀伤,缓缓地从楼里走出。

刚刚,黄其焕经历了自己从警以来最惊心动魄的时刻。

晨曦透过车窗,洒在了他精疲力竭的脸上。

黄其焕坐在救护车里,警服已是破烂不堪

1

“有人挥菜刀砍人!”

时针刚刚拨过零点,湖南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公安分局涟滨派出所接到报警,事发地点在辖区内某社区的一栋民宅里。

当时正在值班的黄其焕和搭档刚刚抓获了几名吸毒人员。搭档带吸毒人员去执法办案区,他带两名辅警出发处警。

赶到事发地,楼外的空地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者。“另一房间里有小孩,戴某勇(持刀男子)如果进入到那个房间,后果不堪设想!”看到警察到来,有人赶紧告诉黄其焕。

而3楼传来的嘶吼声和打砸声,断断续续让人揪心。

案发的三层居民小楼

在冲进楼前,他们了解到:持刀者戴某勇受了刺激,现在处于亢奋状态,情绪激动,母亲也被其从三楼推倒摔到二楼楼梯拐角处。

黄其焕迅速冲上那个楼梯拐角处,看见三楼有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赤裸上身,穿着短裤,手持菜刀,一边大喊,一边拿着菜刀向被逼在狭窄过道档头的另一名男子(戴某勇的哥哥)乱挥乱砍,被逼迫的男子已经无路可逃。

情况相当危急,黄其焕准备冲上前……

“不要再上来了,再上来我就杀死他!”男子凶神恶煞的样子,他紧紧攥住手中的刀把威胁道。

在几句简单而谨慎的交流后,男子情绪稍有缓和,黄其焕做工作,“兄弟,你先把刀放下,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好好谈。”

“好啊!你过来和我谈!”戴某勇要求黄其焕不许带任何东西,独自上前置换人质。

手无寸铁的黄其焕单枪匹马地走上了楼,成功置换人质后,为了其他人能顺利脱离危险境地,黄其焕答应男子进了旁边一个房间。

事发房间

“本来以为进去真的只是‘谈谈’,我当时想他应该不会拿刀挟持一名警察。”

然而,黄其焕错了。

一走进房间,他就被歹徒一把用刀钳住了脖子,菜刀刀刃冰冷的温度也随着他颈部的每一束神经传达至黄某焕的脑海深处……疼痛。

2

房间内,空气凝固。

戴某勇一只手用刀勒着黄其焕,另一只手不停地做着别的事情。他关了灯,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处处透着恐怖。

黄其焕的脖子被刀口勒得生疼,他一反抗,戴某勇的刀就勒得更紧——“别乱动,再乱动我杀了你!”

脖子上瞬间有了血痕。

黄其焕颈部的伤痕

歹徒摸到一根电热水壶电源线,递给黄其焕,要他把自己手捆起来。

“我捆自己手的时候,特意没捆紧,结果他一只手拿刀架我脖子上,一只手就用电源线迅速打结紧紧地捆住了我。他块头比我高大,手劲特别大。”黄其焕发现自己很难脱身。

戴某勇的情绪很不稳定,有时还摔打东西。

“兄弟,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没有必要害我吧。”他趁机试图安抚歹徒的情绪。

“刀就一直架在我脖颈上。每次外面有人喊话,他就会心烦意乱,对着我就砍,他握住刀的手下沉的力度很大,而我必须要使出能够与之匹敌的力量向上托举他的手,才能保障我的性命安全。”黄其焕回忆。

接受采访时,黄其焕头部和颈部的伤痕仍清晰可见

就这样,随着戴某勇的情绪起伏,菜刀在黄其焕的额角、脖颈、胸口、手臂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借着这股疼痛感,他拼尽全身的力气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

不敢有一丝松懈。

黄其焕说,自己有那么两三个瞬间,都做好了随时要牺牲的准备。

这时楼下的同事见黄其焕一直没下楼,还不时听见摔打的声音,才发现不对劲,马上向领导汇报情况。

随后分局负责人赶到了现场,进行了外围了解和侦查以后,决定派出一同出警的辅警喊话。

“黄哥,你们谈了这么久了,要喝点水不?”黄其焕连声回答:“不行不行”。

同事们立刻明白——黄其焕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

3

戴某勇愈发癫狂,乱砸乱摔。

黑暗中他扯断了净水器水管,水汩汩地流了一地,在戴某勇用刀逼迫下,黄其焕躺在一片汪洋的地上。

然后戴某勇将他拖到阳台与厨房门之间,自己则坐在黄其焕头顶处,刀子就悬在黄其焕的头顶。

事发的里屋厨房

二十多分钟后,约摸楼下有人关了水阀。但此时,黄其焕的衣裤全湿透了,然而正是这水,救了黄其焕一命。

不多久,戴某勇将摸到的一桶食用油全部泼在了黄其焕身上,除了头,黄其焕湿漉漉的一身全是油。

对方拿来打火机,用打火机点他拿来擦汗的毛巾,点了七八次都没有点燃。

被油和水浸湿的警服

丧心病狂的歹徒反复多次打开厨房的煤气罐,开十多秒再关,时不时重复,煤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只要外面的人冲进来,我就点火与你们同归于尽!”戴某勇似乎在故意制造煤气罐碰撞的声音,警告着屋外的警察们。

两个人在地上僵持了4个多小时。长时间滴水未进,再加上高强度的身体对抗,空气中弥漫着的液化气味道,让黄其焕有些恍惚。

“儿子才刚上大一,还有两天就开学了,本来想趁着年假带他去山西的大学报道,这下还去得了吗?我必须想尽办法活下去,就算是断了一只胳膊,缺了一条腿也要活着走出去!”黄其焕想到家人,暗下决心。

他再一次打起了精神。“为了活下去,我时不时安抚歹徒情绪,只想给前来营救我的战友们赢得时间。”

特警和民警到达了现场

“由于我们闻到液化气的味道,且有拖动液化气瓶的声音,所以并未采取强攻手段,在几套营救方案中,为了人质的绝对安全,只能采取最保险的方案。”参与现场调度的指挥长说。

为了做好准备营救黄其焕,警方一边在有着相同结构的二楼房间进行现场模拟演练,一边安排了戴某勇的亲朋好友来到现场,攻克戴某勇的心理防线。

房间内,黄其焕与戴某勇周旋;而房间外,特警们在严阵以待

4

里屋未开灯一片漆黑,门外的特警和民警随时等待抓捕时机。

凌晨5时许,戴某勇在现场人员的反复劝说下,情绪趋于稳定。

“马上天就要亮了,我们在天亮之前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好不好?兄弟,有什么事好好说,保证出去后警察不抓你。”黄其焕也看准时机对戴某勇进行心理攻坚,与屋外的人频频应和。

“真的不抓我?”

戴某勇更加松懈,把黄其焕拉起,左手揪着他的警服,右手依旧把菜刀架在他的颈部,一步一步往门口走。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戴某勇看到了屋外全副武装的民警和特警,情绪又一次变得激动。

此时,黄其焕借助着沾满全身的食用油,从戴某勇手中摔倒,屋外的战友听见动静,迅速冲了进来,用警用钢叉将戴某勇控制。

警方抓捕现场

走出民宅后,已经虚脱的黄其焕在同事的搀扶下发走上了救护车。当他抵达医院,处理完伤口后已是早上8点。

“老婆,昨晚出了点小事,我被挟持当人质……”他拿起手机给妻子拨了个电话,轻描淡写地说道。

然而在话筒的另一头,妻子已经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