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美国让朝鲜学习“越南模式”,用意何在?

原标题:美国让朝鲜学习“越南模式”,用意何在?

房宁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李泠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为期两天的朝鲜之行在一片争议中结束:按照蓬佩奥自己的说法,这次平壤会谈“富有成效”,朝鲜方面却称美国的弃核要求是“强盗”行为。这也让外界对刚刚有所缓和的朝核问题又揪心起来。

之后,蓬佩奥又匆匆赶往越南。

在河内的一场商业活动上,蓬佩奥向朝鲜隔空放话,敦促朝鲜效法越南,与美国缔造新的密切关系,从而“走上同样繁荣的道路”,“给朝鲜带来奇迹”。

这前脚“撒泼”,后脚“尬撩”的言行让人啧啧称“特朗普”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该如何理解蓬佩奥所推销的越南发展模式?朝鲜能否复制这一模式?在弃核进程上,朝鲜面临哪些重大阻碍?……观察者网就这些疑问采访了中国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长房宁。

观察者网:如何理解蓬佩奥所推销的越南模式?

房宁:蓬佩奥是一个政治家,他所说的“越南模式”和我们一般理解的越南的社会模式——包括改革模式——不一样。

我认为蓬佩奥所说的“越南模式”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即通过革新开放,越南从一个比较封闭的社会主义国家转向一个相对自由开放的,施行市场经济的国家。

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越南模式”还应该有第二个意思,这就是越南过去和美国是敌对国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美国打过多年的仗,后来越南实行革新开放,和美国的关系改善了,现在一定程度上在中美之间搞平衡外交,左右逢源——这也是小国外交的一个特色。

观察者网:朝鲜能否复制“越南模式”?

房宁:我认为现在还差得远。朝鲜当务之急是弃核,它现在面临着巨大压力,正被美国严厉制裁。至于弃核之后朝鲜实行什么样的模式,现在还很难说。

朝鲜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通过弃核来给自己争取一个安全环境,之后再根据国内外形势作出适当调整。朝鲜一旦弃核,结束和美国的严重对立状态,美国解除对朝鲜的严厉封锁以后,我相信朝鲜也会做一些改变。

但是,朝鲜社会经过多年的内外部高压及严厉的社会管束,它要做出任何政策调整,其风险都是很大的。这一点和当年的越南很不一样。

从历史上看,越南是一个自由化程度较高的国家,越南共产党、胡志明对社会的控制比较松散,不那么严格,所以越南走上这条道路,是有他自己特殊的国情的。而朝鲜现在形势完全不同,朝鲜民众比较贫困,内部矛盾巨大,而且普通民众对外面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一旦政策有任何重大变化,对朝鲜社会本身都是一种巨大的风险。所以现在朝鲜政权即使是弃核,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观察者网:蓬佩奥提议朝鲜效仿越南,您认为其中有哪些考量?

房宁:蓬佩奥说这些话,无非是希望朝鲜弃核、转变政策。他毕竟不是朝鲜的当家人,对朝鲜政权现在正面临着怎样巨大的内外压力和风险感受不深。他希望朝鲜能够按照美国的意愿实现转换,改革成一个正常的社会。但是能不能够实施,那是另外一回事。

观察者网:朝鲜当局最近表示,华盛顿坚持快速推进去核化是“强盗”行为。有媒体担忧弃核谈判可能因此重新陷入僵局。您如何看待这一情况?

房宁:朝鲜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对这个还要观察。我认为还谈不上僵局,因为朝鲜政权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要说服国内、说服军方、说服与核相关的政治力量。要弃核,这弯子转得很大,所以进进退退有点儿波折也是正常的。还是要进一步观察,但我认为朝鲜总的趋势不会因此而改变。

观察者网:美朝似乎都不相信对方能按谈判行事,朝鲜担忧弃核后美国没兑现承诺,美国也疑虑,美朝之间的政治互信会怎样影响朝核问题的解决?

房宁:朝美相互不信任,这是肯定的,毕竟敌对了这么多年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朝鲜手里没什么牌,除了弃核,没有别的办法。朝鲜政权必须赌一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美国遵守承诺上。

在我看来,美国在朝鲜弃核之后,不会对朝鲜进一步施压,甚至可能反过来拉拢朝鲜,况且美国现在总体的国际战略是收缩,所以它不大可能在朝鲜弃核后再继续威胁朝鲜政权。这一点,应该是有保障的。朝鲜弃核以后,最主要的问题应是来自其内部,而不是美国对它的威胁。

观察者网:特朗普前两日发推特,质疑中国因中美贸易战问题,在朝鲜弃核进程上搅混水。您如何看待他这一推特?

房宁:我也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我相信我们中国的大政策不会改变。中国是真心赞成朝鲜弃核的,因为朝鲜拥核对中国而言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可能在弃核进度等细节上,中美会有一些分歧,但中国不会成为朝鲜弃核的阻碍因素。中国也支持美国迫使朝鲜弃核,这符合中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