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中美牌桌上的气场较量-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虎嗅网;作者:骑行客

30年前,日本在应对日元升值和日美贸易战过程中,日本央行犯下了过度宽松的错误,股市楼市疯涨,企业进行了过度土地投机,直接酿成了“失落的20年”。

失落的20年间,企业为修复因地价下跌而造成的账面上资不抵债的资产负债表,用经营所得现金提前还贷,缩减投资计划,直接导致了日企在世界范围内竞争力的衰退。

日本是一个高度民族单一化的国家,移民匮乏。等人口迈过红利拐点,城镇化趋于饱和后,经济缺乏内生增长动力。在世界范围内的贸易优势地位又被后起的中国逐步取代,国家竞争力的衰落渐成必然。

平心而论,日本到今天一点不差,甚至很好,区区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世界第63位,不到中美的1/25),不到1.3亿人口(世界第11位,不到中国1/10),实现世界第三的GDP(中国的1/3,美国的1/5),人均GDP3.5万美元(在1亿以上人口国家中仅次于美国,是中国的4倍)。

是日本在1990年太过于辉煌,世界第二的GDP(美国的七成),世界第一的人均GDP(高出美国一半以上,中国的100倍)。在这个狭小的岛国空间内,日本人靠着它们战后40年来的卧薪尝胆和广场协议之后5年的泡沫疯狂,登顶全球经济。

此后的20年即是樱花凋落的决绝,人生、国运、周期概莫如是。

日本不是被广场协议击垮,更没被贸易战摧毁,如痴如醉、如梦亦如幻的泡沫苏醒过后,一切方回原点。

从泡沫形成到泡沫破灭,日本历经了以下几件事

 

  • 加征关税、汇率升值时放水降低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 股市房市热得发烫以后,轮番加息调控;

  • 资产价格一夜之间连遭腰斩之后,各种货币宽松、财政刺激、政府借贷的强心针只能维持经济奄奄一息的生命,却再也救不回曾经那个翩翩少年。

 

如今,轮到中国跨过了青春期。

当年,贸易战并未有效缩减日美贸易顺差。30年过后,顺差仍旧是500亿美元,还是在日元大幅升值的背景下。

不仅是日本,据美国智库统计,历史上彼此加征关税,降低配额,构建贸易壁垒的做法,从未削减过贸易的不平衡。

从经济学上来讲,抬高关税会让这部分商品变得更贵,抑制相应的进口,看似有利于缩减逆差。但对美国来讲,制造贸易摩擦,会加剧全世界资本的恐慌,造成对美贸易国家的资本外逃,造成局部性的美元升值。美元升值,相当于对美出口国家的货币贬值,贬值后未被抬高关税的另一部分商品将在美国市场内更具竞争力,美国进口更多,贸易逆差扩大。

这就是如今中美贸易战来到中局后双方的底牌。

500亿美元进口加征关税部分弃了,美国的进口减少500亿美元,但剩下的近5000亿美元进口,会由于美元升值而变得更便宜,美国会买更多,从而抵消缩减逆差的努力。

如今,中国的反制给500亿美元加征对等关税,使得那一部分的缩减也变成徒劳,则中美贸易很可能因为市场的紧张,人民币的贬值而变得更加不平衡。

所以,特朗普要恫吓给2000亿美元进一步加征10%关税。看似仅从美国进口1000多亿美元的中国没了后手,但实际实行的可能性非常低。

目前美国给从中国进口的机电、航空、汽车等“高科技”商品加征500亿美元关税,指着中国“在收购美国知识财产和技术方面”的不公平做法,至少在美国国内师出有名,后续2000亿美元的横征暴敛则是以商业利益为代价的政治上的意气用事。

如今,500亿美元的对抗影响的还只有这些人:

颜色越多越深,集中在中西部地区。

再扩大2000亿美元将不可避免地涵盖包括电脑、手机和服装在内的消费品,将深刻影响到所有的美国老百姓。

特朗普曾跟苹果的CEO库克说过,加征关税不包括从中国进口的,由富士康代工的iPhone,如果再扩大2000亿美元,没苹果的话,恐怕会凑不齐这个数。

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大量商品,包括在中国代工的转口贸易。再扩大2000亿美元,将最终影响到美国的供应商和他们在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的合作伙伴。

特朗普政府很难真正落实再扩大200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尽管手握筹码,但手里的牌并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深晓得其中的利害。

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中文网站非常有趣,上面如实记录了6月15日《总统关于对华贸易的声明》,措辞克制并且谨慎,丝毫没有用“战”一字,而六次用到了“公平”一词。无论用何种计算方法3000多亿美元的逆差,美国都会感到不公平。“中国制造2025”战略要让中国在所有高新科技领域占据支配性地位,以牺牲美国和其它国家经济增长为代价,追求自身增长,并且这个过程当中使用了不公平的手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18日访问中国结束后,在美国底特律(汽车之都)所作的题为《关于美国经济复兴》的演讲,措辞更加激烈。他说:

“中国在继续进行网络活动,不仅仅是通过强迫技术转让或通过合同方式窃取知识产权,而是彻头彻尾的偷盗。我们每个人都负有巨大的责任来努力阻止这种行为。”

美国不太可能把对华加征关税再扩大2000亿美元,但从美国扼制中国发展势头,抵制中国在国家层面支持发展高新科技领域时的“弯道超车”,限制中国经济扩张时剥夺其它国家的增长机会来看,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经济领域全球范围内的对手。

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举措,因为30年后,如今老大依旧是美国,而我们取代日本成了老二,并且与老三的距离日益拉大,离老大的位置逐步靠近。中国给美国的威胁一如当年如日中天的日本

在美国对我们的贸易打击中,已经开始实行的500亿美元加征关税举措也好,领头人的扩大2000亿美元的口头恫吓也罢,这些筹码都无法改变牌桌上焦灼的局面。高手比拼,比的是家底,比的是耐力,更比的是谁先犯错。

二战时的日本输在了家底上,30年前的日本金融战败,先犯下了大水漫灌的错误,但长久在和平世界里也耗不过美国的强大国力。今天的中国,依托巨大的人口基数,形成了与美国一争的国力,比的仍旧是谁在剑拔弩张之中,自乱阵脚,先犯错误。

如今面对对手的恫吓(bluff),我们坚持自己的尺寸,开出满足对方利益的清单(offer),买更多农产品,更多的能源,开放金融市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美国尽管筹码长,推(raise)多了牌,但经不住对手接招(call)。

特朗普是个理性的商业人。美国经济在减税的财政刺激下,刚迎来了就业强劲增长的六月。这让它能暂时面对加征关税的反弹压力,捞取政治上对中国强硬的加分。待中期选举过后,利益受损的余热开始发酵,2019年是他重新考虑接受中国合约的窗口期。

推拉往复,为的都是利益,没有和谈会一轮过。面对外部的压力,自己不犯错最重要,从目前看双方都走在一条正道上。

股市年内仍会笼罩在500亿扩大至2000亿的各种阴云下,但明年会在缔结扩大贸易合约,贸易战偃旗息鼓时迎来反弹的机会。但要注意贸易战或者说广义层面的中美全球争霸只会中止,不会终止,除非一方先犯下不可逆转的错误

股市会反弹,但其反转仍依赖于自身经济降杠杆后的软着陆,找到新的增长动力,参与者信心的全面恢复。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