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余鹏鲲:特朗普加强CFIUS权限 硅谷企业为中资鸣不平?-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作者:余鹏鲲

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是美国45任总统中最奇特的一位,远在尚未正式当选之前就自带话题光环,并拥有大量粉丝和“黑粉”。当上总统以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凭借着“嘴炮”和总统twitter两大独门法宝成功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目光。拜其所赐,涉及美国总统的新闻在形式和内容上与娱乐新闻也是越来越相似。

时间一长,关于特朗普的新闻在互联网媒体中逐渐形成了一种套路,即先引用一番特朗普最近针对中国的“疯”言“疯”语,再介绍一下美国国内对该不靠谱言行的反对声浪,最后自然而然的表达出特朗普该项政策必然失败的结论。今年6月30日,一篇名为《特朗普又双叒出手限制中国,硅谷科技公司先慌了》的报道就是其中的代表。

笔者当然也不认为长期来看特朗普真的能有效阻遏中国的发展。不过笔者同时认为短期来看“疯癫”的特朗普对中国而言未必就比奥巴马和希拉里更不危险。把特朗普相关新闻娱乐化恐非明智之举。

美国企业先“慌”源于资本的世界性

今年美国当地时间5月22日,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通过一项法案,旨在加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权限,收紧对外商投资监管,从而加强出口控制。扩权后的CFIUS将有权审查靠近美国敏感设施附近的房地产买卖或租赁,以及旨在规避CFIUS审查的其他交易等,比如利用空壳公司混淆潜买方所有权的交易。

而之前华尔街日报披露美国财政部正在研拟禁止中国投资美国的先进科技,包括并购、合资、授权或任何协议。特朗普政府试图阻止中国引进美国技术以进一步遏制中国发展势头的用心昭然若揭。

对于特朗普的该项新政策,说硅谷的初创企业慌了未免有些不切实际,不过确实有部分硅谷企业表达了对特朗普新政策的担忧和不满。笔者认为,这些硅谷企业之所以为中资受到的歧视鸣不平,当然并非是由于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主要还是资本世界性的属性使然。

虽然古人常用富可敌国形容一个人的富有,但古代历史上商人能富裕到凭金钱左右政权的并不多,相反政局变化经常能让成功的商人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

是以吕不韦虽然扶立秦庄襄王,却不免饮鸩自尽。桑弘羊因为善于经商成为汉武帝时期的御史大夫,最后还是难逃一死。范蠡大夫虽然有激流勇退后携西子泛舟五湖,并化名经商,三次成为巨富,又三次散尽家财并被尊为“商圣”的浪漫记载。但部分历史记载和考古发现暗示,他可能最终并没有逃过越王勾践的诛杀。

西方古代商人与政治的关系也是类似的,商人的资本是从属于商人的,而商人本身只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政治大格局下的一枚棋子而已。

航海大发现后,资本开始了世界性的流动,单独一个国家对这种资金流动的限制与以往相比变得空前微弱,商人在利益最大化的驱使下开始脱离国家和民族纯粹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决策。这当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荷兰16-17世纪的商人们。

这群商人在1543年平静地接受了西班牙国王菲利浦二世通过政治联姻的方式取得对荷兰的统治权。并坦然地承认了菲利普二世对荷兰行政区划的调整并接受了他派遣的荷兰总督。而当西班牙国王把手伸向他们钱袋的时候,他们反抗了。

当1581年荷兰各省最终“罢免”了西班牙国王的统治时,由于当时世界上还不流行民主共和制,谁来当国王的问题摆上了台面。因为各省份代表之间存在利益竞争关系,荷兰人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来当荷兰的国王。

伊丽莎白一世加冕像,荷兰商人主要是考虑到英国军队强大且当时与西班牙为敌,于是邀请她担任荷兰的国王

之所以出现这样神奇的一幕,用荷兰莱顿大学教授埃弗特·阿尔克马的话说就是:“他们最想得到的不是政治权利而是商业利润,所以,他们希望找到一个强有力的保护者,由他来照顾荷兰的安全,而自己去照顾好自己的生意。”后来荷兰人很快发现英国女皇收取的保护费居然比西班牙国王还高,于是荷兰人最终又决定独立建国。

而后在荷兰与英国为了争夺海上贸易而进行的三次英荷战争中,也有大量荷兰商人因为英国给的利息较高而借款给英国购买军舰。

可见资本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拥有资本的商人做决定时往往并不会把国家政策和利益作为第一考量。

现代民族国家通过金融监管和一定的国际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减轻了这样的现象,但这样的现象依然存在。

对于美国初创企业而言,中资风投愿意给更高的估值,决策速度更快,也更愿意承担风险。同时还愿意为这些初创企业挖掘中国庞大的市场提供相应的帮助。

所以他们当然要向特朗普总统表达自己利益受损的不满和愤懑,这不过是资本的天性使然,当然也代表了部分美国人的看法。这也就带来了一个问题,特朗普的“疯狂”并非始于今日,为何他还是当选了美国总统呢?

极端的特朗普可能危害更大

前文已经提及资本具有一定的独立性,而美国又是一个资本可以通过政治献金等手段合法影响政治的一个国家。

这一点对于我们理解支持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人为何会选择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及特朗普为何会表现地如此极端来说意义重大。

事实上,在美国如果贸易保护政策制定者不极端,中国或许同样很难获得核心技术,但根本无力阻止中国获得美国的民用科技产品,甚至某种形式的民用技术授权。美国的资本家不会和钱过不去,他们正如马克思说的:“如果有300%的利润,就敢于践踏一切的法律”。不管是意识形态与美国主流更加相左的伊朗还是对外贸易渠道相当单一的朝鲜,只要肯花钱就没有买不到的民用商品。甚至部分为位列美国制裁禁运清单的产品,以上早就被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国情咨文中称为“邪恶轴心”的国家照样能通过种种渠道购买到。

因此特朗普不疯狂一些的话,贸易保护主义肯定是无法成功。那些指望美国通过重新实行贸易保护政策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的失业工人和希望通过贸易保护打败与之竞争的中国企业的美国企业家就会失望。因此在世界金融危机后美国社会发生深刻变化的当下,一个疯狂的特朗普是符合他们预期的。

而美国的民调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特朗普近半年的“瞎搞”之后,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总统的总支持率反而连续几个月一路走高,达到最近的45%。按当选时间算,与奥巴马和里根同期水平相同。而且民调还显示特朗普能有效地团结共和党,他在党内的支持率是惊人的90%。

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并不低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特朗普越“愚蠢”和“疯狂”,长期来看可能比较乐观,但短期来看实际上是更加危险的。人类历史的很多惨痛瞬间恰恰是由或真或假的疯子们直接走上前台所创造的,德国的希特勒、日本的法西斯分子从今天的角度看何尝不都是疯狂的,但他们造成的破坏何尝小了?

健康的中国市场将继续吸引世界的投资

特朗普制裁中国,硅谷初创企业先有了反应,这说明中方投资在美国确实具有了影响力,这是一件好事。

然而如果这些资本能留在国内,对国内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无疑是更大的好事。

而过去的三年,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个更大的好事。根据全球创业投资机构的CB Insight的调查,2015年以前中资对美国初创企业的投资是逐渐增加的。自从“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实施以来,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对这些企业的投资额明显减少。

2015年我国宣布“中国制造2025”纲要之后,中资对美初创科技企业投资趋势发生逆转

事实上,美国企业不慌的部分原因也来自于中资对硅谷初创企业的投资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中资对美科技企业的投资总额并不少,但在“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要实施以后,2016年中资对美科技投资几乎腰斩,但此类投资可替代性较强,重要性反而没有对美初创企业的天使投资那么大。

从2013到2015年,BAT三家合计对硅谷企业的投资也不过40亿美元左右,而分到其中的初创企业的则只有不到十亿美元。而2017年,倒闭的硅谷初创企业体量前十的企业市值之和即高达17亿美元。

以BAT为代表的中资对硅谷投资并不是很大,而且其中多数资金并未投向初创企业

同时随着特朗普对中资制裁的加速,阿里巴巴等国内巨头正逐渐将原本计划投资美国企业的资金向东南亚和国内进行转移,研究公司荣鼎咨询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来自中国企业的并购和投资降至7年来的最低水平,降幅达92%。

具备良好投资环境的中国初创企业仍将继续吸引来自世界投资,这才是我们打赢这场贸易持久战最大的底气所在。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