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纪念沈从文逝世30周年:你按住这个翅膀,他那个翅膀还能飞

作者:中国艺术报记者 金涛

1923年,沈从文闯进北京的那一年沈龙朱绘

2018年高考中,著名作家沈从文的《边城》成为北京卷语文微作文考点之一。今年正是沈从文先生逝世30周年,近日,作家出版社、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共同在京主办了“民族立场·世界视野·文化自信——纪念沈从文逝世30周年暨《我见到的沈从文》座谈会” ,黄宾堂、白烨、贺绍俊、施战军、解玺璋及《我见到的沈从文》作者颜家文、沈从文长子沈龙朱等参加了座谈。座谈开始前,沈龙朱向与会人员赠送了他创作的关于沈从文的素描作品,分别为“不同时期的沈从文”肖像与“生活中的沈从文” 。

提到《边城》 ,作家颜家文在自己的新书中特别谈到了这部作品的创作情况。他说, 《边城》最早萌芽于青岛,当时沈从文与尚未成婚的夫人张兆和游览青岛崂山风景区,因感动于途中相遇的一个戴孝的小姑娘而生出写作冲动。后来,天津《大公报·国文周刊》分11期将《边城》连载完,天津读者有幸最早看到这部作品。 《边城》的影响不局限于中国, 20世纪30年代就被译成英文,后来出版了各种文字的版本。虽然沈从文和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但瑞典人始终没有忘记这部作品。1987年,瑞典第一次出版瑞典文版的《边城》 。2011年,在瑞典政府公费印制推荐给中学生阅读的“世界好书” 50本中,仍然将《边城》列在其中。颜家文说,“一本小说,竟然成为另一个国家政府向学生推荐的读物,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学的骄傲” 。

《边城》曾有一种英译本,书名译作《绿玉》 。颜家文回忆,沈从文曾为此书写过一首旧体诗,中间有一句“绿玉青春永不磨” ,可以看作沈从文对作品的自我肯定。同时,他也一直把小说中的翠翠当成情人。在沈从文生命处于最危险的时刻,神经几近错乱的懵懂中,他忘情呼喊: “翠翠,翠翠,你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