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非标已死“?一大批金融从业人员可能要转行了....

已参与上述贷款类业务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发生兑付风险的,管理人应及时向监管部门及行业协会报告。管理人应切实履行职责,做好风险处置工作,不得刚性兑付,同时应避免发生群体性事件。

在业内看来,这是在委贷新规后监管层进一步的跟进动作,涉及一切以募集资金成立资管产品的行业,包括基金专户、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信托公司等。

委贷业务走到了尽头。

在1月6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后,正式禁止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作为委托方,也禁止具备贷款发放资质的机构作为委托人,禁止信贷资金来源作为委托贷款(禁止倒贷)。

影响有多大?

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委托贷款存量规模为13.88万亿元,在171.23万亿社会融资规模中占比8.11%。除百万亿人民币贷款外,委托贷款规模仅次于18.21万亿元的企业债券,是社会融资途径中的第三大来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央行官方数据显示,2012年年底时,委托贷款余额不足1.3万亿,2013年翻倍,随后继续大幅增长,到了2017年11月底,委托贷款余额飙升到了13.91万亿元。

接近14万亿的委托贷款存量,将迎来全面监管。

其实,虽然行业内震惊于监管层的果断,但并不算太出人意料,毕竟在委贷新规发布后行业内就已经有了预期,即任何资产管理产品募集的资金都不能再发放委托贷款,不论是信托计划、银行理财、私募基金、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等等,都不能作为委托贷款的委托人。

业务突围ABS成最优选择

原先一些观点认为在银行委贷业务受限后,信托贷款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华鑫信托在对部门的通知中提出,确保银信合作业务规模不新增。

或者这不是个案,即使基金子公司和私募基金等寻求借道信托发放信托贷款,从新规的角度来看是被允许的,但按今日的要求也是不可能的了。

非标已死。

非标,已死。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通道业务都会被限制,沪上一家小型基金子公司人士直言,通道业务彻底消亡仍需假以时日。

而鑫沅资产则指出,ABS业务必要性更加凸显,新规下,其他盘活资产的金融工具都会受到较大影响,成本会翻倍或者更多。ABS成了当下几乎最优的选择。“此外,不良资产处置的精细化创新化操作也是今年可以寻找抢占的商机。”

更有业内人士指出,2018年,金融行业会出现一轮较大的转行潮,各个子行业都会出现一些部门变得无业务可作,例如一些银行的金融同业部。